笔趣阁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六十六章 抵达(第1页)

“留后,风陵渡守军不愿回来。”王殷匆匆走了进来,禀报道。

他的脸色有些疲倦,更有些焦急,显然这一趟搬救兵的举动是劳而无功了。

“他们降了邵贼?”王珂生气道。

“陈将军直言,请任王瑶为节度留后。”王殷先看了眼王珂脸色,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邵贼若来,风陵渡上下自当戮力死战。他们不降外人,只降王氏子孙。”

“放屁!”王珂腾地站起身,将茶壶都碰翻了。

他的眼神闪烁不定,内心之中显然在激烈挣扎。

“劳烦夫人再去为我煮一壶茶。”王珂突然说道。

“夫君莫要气伤了身体。”李氏叹了口气,离开了房间。

王珂烦躁地踱着步子,突然走到王殷面前,道:“你我早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王瑶若来,定然不会放过你。”

犹豫了半晌之后,小声问道:“若杀了李克用之女,降顺邵树德,事情可还有挽回之机?”

王殷一惊,立刻劝道:“留后,事已至此,怕是无甚用处了。”

王殷又不是傻子。王珂若要杀妻,只会找他们动手,届时李克用勃然大怒,王瑶、邵树德为平息其怒气,定然会把他们这些动手的人解送晋阳,便是想痛痛快快求死都不得了。

“也是。”王珂颓然坐回胡床,声音更咽道:“王氏素来善待军士,不想至此时,一个个都只想着自己。”

王殷无语。军士们不是挺有良心的么,还是向着王氏的啊,只不过换成了王瑶罢了。

但这事,唉!王瑶多半要他死,怎么办?

事到如今,或只有李克用、朱全忠可投,王殷已经在盘算该怎么出城了。

“留后,方才入城之时,满街武夫,士气低落,如今或该加发赏赐,提振一下士气。如此,上下皆感留后之德,或愿死战。”王殷说道:“蒲津关三城,尚有数千戍兵,近在咫尺,留后何不召之?某不才,愿为留后再跑一趟。”

王珂猛然抬起头来,道:“微君言,几失计矣。”

蒲津关三城,为河中命脉,素以精兵良将镇之,最早可以追溯到汾阳郡王郭子仪。河中衙军,往上追溯,也是郭汾阳的平叛精兵后裔。

此地守军,无论是亡父还是叔父,都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能动。之前着急忙慌跑回来,竟然忘了此事。

“君速去!城内尚有万余衙军,若得数千蒲津关精兵入援,或有转机。”王珂说道。

李氏带着婢女煮完茶进屋,刚好听到最后一句话,顿时有些诧异,道:“夫君,妾在晋阳之时,听阿爷与诸将闲聊,城外有寨,戍以精兵,贼军便不得全力攻城。蒲津关东城与河东近在咫尺,可为奥援,为犄角之势。若贼兵来攻,樵采、扎营、打制器械,诸多不便,还得留大量军兵防着东关城——”

“住口!你一介妇人,相夫教子便可,懂什么军略?”王珂出言打断道。

刚说完,有些后悔,觉得口气重了,下意识想说些好话。但转念一想,两千晋兵又不在城里,刘训多半也死了,还怕个屁!

想起过去一年,小心翼翼,从不敢对妻子大声说话的憋屈模样,便是老实人也受不了。此时骂了两句,心情大爽。

小说推荐
我!酒剑仙,蜀山签到三百年

我!酒剑仙,蜀山签到三百年

刚穿越成蜀山剑派大师兄,就因为勾结邪魔教妖女,被废去修为,剥夺身份,羁押在锁妖塔!好在绝望之际,楚风获得神级签到系统!在锁妖塔前签到,奖励剑体之首,无始剑体!在三皇殿签到,奖励轩辕剑!在三清殿签到,奖励紫金红葫芦!楚风本着不无敌,不轻易出山的想法,苟在蜀山默默签到!但当三千年前的绝世邪魔,邪剑仙率众攻上蜀山剑派时!楚风挺身而出,负手而立,横剑身前!前方蜀山,妖魔禁行!...

玄浑道章

玄浑道章

在世界经历了六个纪元后,天夏降临了玄浑道章书友群762873632玄浑道章造化之界526275426...

我是一条龙

我是一条龙

我是一条龙,但不是被一条龙服务过,这是一个老实人被迫当狗男人的故事。陈平安从没打算修仙,但是妖族宗主的女儿正道巨擘的天才少女魔门风情万种的未亡人龙宫清冷无双的未来宫主都在逼着他成为修仙大佬。...

我在异界有座城

我在异界有座城

无限开挂,无限强大!变异的手机,内有神奇的应用下载!形形色色的楼城,可升天,可潜海,可隐身暗藏着天大的隐秘!唐震建立的楼城能力是建楼城,玩爆兵,碾压异界抢地盘。唐震端坐山颠,脚下是一望无际的浮空楼城,巨龙守护,天使环绕,无数巨炮冲天而立!而前方百万里的海洋深处,是另一座正等待他征服的大陆级楼城!...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

八百年前,明帝之子张若尘,被他的未婚妻池瑶公主杀死,一代天骄,就此陨落。八百年后,张若尘重新活了过来,却发现曾经杀死他的未婚妻,已经统一昆仑界,开辟出第一中央帝国,号称池瑶女皇。池瑶女皇统御天下,威临八方青春永驻,不死不灭。张若尘站在诸皇祠堂外,望着池瑶女皇的神像,心中燃烧起熊熊的仇恨烈焰,待我重修十三年,敢叫女皇下黄泉。...

唐浅闫筝

唐浅闫筝

唐浅明知道闫筝心有白月光,并不爱她,却还是绞尽脑汁,当上了闫太太。如果爱情是枷锁,那她挣脱不了闫筝,就像他挣脱不了他的白月光一样。九年的时间,再深的执念也该淡了,于是,她主动提出了分开。唐浅以为离婚后两个人互相安好,谁成想,某人对她产生了近乎病态的占有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