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十五章 杀敌(为盟主老李加更)(第1页)

乾符五年十二月初四,遮虏军城,风掣红旗冻不翻。

昨日是天德军最后一次出城。他们将离城数里的一片小树林给毁了。部分劈成柴运回城内,剩下的放了一把火烧掉,连带着周围大片的荒草灌木,通通烧掉,免得留下来资敌。

攻城,当然要攻城器械。李国昌父子的大同军,是一支体系完备,各色人才齐聚,有战兵,有辅兵,有随军匠营的经制军队。他们的辎重营当然有临战打制攻城器械的能力,不过需要大量木料,天德军将近处的树林清理了,一则可以让敌军没法埋伏部队,二则可以让他们无法就近获取木料,增加他们打制器械的时间和成本。

另外,草城川一带本来有不少民众居住着的,胡汉混杂。天德军之前“捋”过一遍,征用了不少粮草和牛羊马匹。之前他们还被大同叛军割过一茬羊毛,此时就是再傻也知道不能久留了,因此一个个跑得影都没有,要么去了山里躲藏起来,要么南下岚、石二州避难。李氏父子再来,想必野无所掠,一定很蛋疼吧。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十二月初八,大同叛军果然如期而至。打先锋的是一支亮出“李”字大旗的步骑混合部队,也不知道姓甚名谁,毕竟唐代姓李的人也太多了一些。从城头上观察判断,敌军大概有步兵两千余,骑兵七八百人,合计不过三千,差不多是比较合适的前锋部队的数字。

邵树德作为监军的心腹,当然也“有幸”上城瞭敌。他暗中用跟别人请教来的估算之法判断敌军人数,最后得出步兵在三千人以上,骑兵约有千人的数字。与几个斥候老手的估算数字有些差距,不过也正常,毕竟自己没学多久,有这个水平算不错了。

敌军这支前锋抵达遮虏军城下后,派了两名骑兵过来叫阵。言辞并不激烈,大意是表明自己身份,同时夸耀武功,要天德军速速投降,李振武(李国昌)父子定然会不计前嫌,可“共谋大事”。

“谁能为我诛杀此贼?”郝振威看着城下耀武扬威的两名叛军骑兵,怒问道。

邵树德从箭壶里抽出一枝重箭,正欲答话,却听郝振威身侧某亲兵吼道:“我来!”

只见此人取下长箭后,上弦、沉腰、拉弓、瞄准,动作一气呵成,充满节奏的美感。“嗖”,离弦之箭飞射而去,擦过一名骑士头顶的帽盔,狠狠地没入了冻土之内。

城头众人发出齐叹,惋惜这枝差之毫厘的箭矢。而城下的骑士则被吓了一跳,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拨马回转。邵树德不等他们走远,张弓搭箭,重箭破空而去,携带着千钧之势,将一名骑士从马上射落。

骑士身上有铁甲,故受创不重,但侮辱性极强。他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不意两枝破甲箭又接踵而至,一箭射落了他的头盔,一箭射中大腿后部,血流如注。另外一人也不敢救,直接打马跑路,将战友晾在当场。

远处的叛军大队看到后,顿时起了一阵骚动。逃回去的骑兵被军官一把揪了下来,随后几人上前将其五花大绑,在阵前就斩了。抛弃袍泽逃跑,无论放在哪边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何况这是阵前,会影响士气的。

邵树德对叛军纪律之森严也有些惊叹,不过他手底却不慢,又补了一箭,将那位受伤的敌军骑手彻底击杀,这才放下步弓,朝丘维道和郝振威道:“都将、监军,幸不辱命!”

“好!好!邵副将如此神勇,本使欣慰至极,赏钱十贯!”丘维道自觉脸上有光,笑呵呵地说道。

“邵副将这一手箭术确实出神入化,赐绢三十匹。”郝振威也有些高兴,虽然这厮曾经拒绝过自己的招揽,让他有点不快,不过此一时彼一时,阵前射杀敌军,提振本方士气,于大局有益,该赏还是得赏。

“邵树德邵副将射杀敌军大将,都将下令赏钱十贯、赐绢三十匹!”很快便有传令兵下城,将这道命令传遍各营,以激励众军士奋勇杀敌。

小说推荐
重生:我的1990

重生:我的1990

他曾是滥赌成性的人渣,也是华夏十大杰出青年,又是百亿财团总裁,身价几十亿,但却有着无法弥补的愧疚,好在老天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世,他要不留遗憾!...

万相之王

万相之王

天地间,有万相。而我李洛,终将成为这万相之王。继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大主宰元尊之后,天蚕土豆又一部玄幻力作。...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烂柯旁棋局落叶,老树间对弈无人  兴所致天元一子,再回首山海苍茫    一觉醒来,计缘成了一个破旧山神庙中的半瞎乞丐。  实力不够嘴炮来凑,真人一柄剑,神棍一张嘴,就是计缘在这个可怕的世界安身立足的根本。...

玄浑道章

玄浑道章

在世界经历了六个纪元后,天夏降临了玄浑道章书友群762873632玄浑道章造化之界526275426...

大刁民

大刁民

一个武力值彪悍的大哥李弓角如虎南下,一个大智近妖的二哥李徽猷似隼北上,唯困于昆仑读了二十年等身书的大刁民持才入仕,开始了他不一般的人生,纵身仕途,居然一步一步揭开了三兄弟非同一般的身世之迷书友群210967935,欢迎所有羽毛党加入催稿。...

唐浅闫筝

唐浅闫筝

唐浅明知道闫筝心有白月光,并不爱她,却还是绞尽脑汁,当上了闫太太。如果爱情是枷锁,那她挣脱不了闫筝,就像他挣脱不了他的白月光一样。九年的时间,再深的执念也该淡了,于是,她主动提出了分开。唐浅以为离婚后两个人互相安好,谁成想,某人对她产生了近乎病态的占有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