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五章 鄜坊驿路好马来(含泪为青衣熊猫盟主加更)(第1页)

“李延龄!”延川县外,邵树德大声喊道。

“末将在!”

“除夕了,给军士们发赏赐,人给钱两缗、绢三匹,再杀羊置酒。”说完,邵树德上下看了看李延龄,又道:“李副使,我看你越来越富态了啊。听闻你把家人从丰州接来后,又在绥州纳了一妾。这本也没什么,可眼下是什么时候?肚里装那么多肥油,如何打仗?”

“军使,末将肚里装的都是赤胆忠心啊。”李延龄笑道:“定不会误事,军使放心。”

铁林军如今的宿营地在紧挨着城墙的一片草地上,冷风嗖嗖,实在难熬。

延川县方面不敢放他们入城,怕遭劫掠。铁林军上下闻听后大怒,直欲攻城,好在被邵树德安抚下来了。现在发放赏赐,正好让大伙去去火,高兴高兴。

果然,随着钱帛发下,军士们喜气洋洋。

李延龄也在一旁替邵树德鼓吹:“从河东到绥州,再到今日之延州,军使可从来没拿过赏赐,皆让俺分给弟兄们了。军使若此,诸军士敢不思奋?”

“没说的,军使仁义,俺没跟错人。”

“军使该当留后——啊!”

这人话没说完,就被李延龄踹了一脚。诸葛爽就在大营内,你分不分得清场合?

“跟军使杀到长安去,抢他娘的!”

“军使将财货都让给弟兄们,俺们也不能没了良心。每战破敌后,定执贼将妻女献予军使!”

靠,怎么全军都知道了!邵树德的脸有点黑,也有点尴尬。不管了,军心可用,军心可用啊,咱继续研究地图。

从延川县向西南走,沿着河谷地及山间谷道,走个一百四十余里,就能到丰林县。附近有个驿站叫苇子驿,是朝廷管辖的重要驿站,但应该无法给大军补给。丰林县再向西南三十余里,便是延州理所肤施县(今延安东)了,那里应该屯了不少钱粮,按照朝廷规矩,可以获得补给。但人家给不给,给多少,可就全看心情了。

徐州兵出远门讨黄巢,宿营许昌时,人家安排你住毬场,随便给点吃食,这种事鄜坊镇可未必做不出来啊。至少从延川县的接待来看,很差,不让你进城,给的粮食也不是很足,让人有些恼火。

这一百七十多里路,可不是很好走啊。陕北黄土高原,千沟万壑,在绥德县招募的那几个向导未必罩得住。明日最好再在延川县重金请几个,别让大军在山里整迷路了。

研究了一个多时辰的地图,随后又花时间研读了下兵书,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邵树德便在被袋内睡去。外头刮着大冷风,帐内刮着小冷风,延川县确实可恨!

第二日,带队巡视一番大营后,又去诸葛爽帐内请示。

“树德来也。”诸葛爽正在帐内温酒,见邵树德前来,立刻招呼。

“大帅,今日可欲入城?”邵树德坐了下来,问道。

“不去了,李孝昌在鄜州,我去见那县令做甚。”诸葛爽嗤笑一声,道:“李孝昌这人也不是忠臣,咱们夏绥军都动了,他居然还在迁延观望。”

“大帅忠肝义胆,自不是李孝昌之辈可比。”邵树德先给诸葛爽斟了一杯酒,然后又给自己也来了一杯,笑道。

诸葛爽闻言叹息一声,并不答话。

“树德觉得黄巢能成事否?”饮了一杯后,诸葛爽突然问道。

“几无可能。”邵树德是知道后世黄巢结局的,此时他也尝试着从自己理解的角度来做一番诠释:“一年前黄巢还局促于岭南,士卒病死者十之三四,眼看着就要覆灭。随后北上,除与高骈打过几次之外,基本没有大的交战。攻入河南后,各镇更是自扫门前雪,何曾与黄巢死战过?今黄巢入关中,号六十万众,实则十余万,最多二十万,然京西北八镇便有近二十万兵马,黄巢能占得几州几县?关东无稳固基业,关中又厮杀不休,巢众何以为生?怕不是被诸镇群起而攻,最后落得个覆灭的下场。大帅,此辈流寇,难成大事!”

“树德竟这般看法?”诸葛爽有点惊讶,思忖片刻后,又道:“若黄巢称帝建国,令天下诸镇一切如故,则何如?”

“唐室未亡,人心不在。”邵树德言简意赅地答道。

小说推荐
重生:我的1990

重生:我的1990

他曾是滥赌成性的人渣,也是华夏十大杰出青年,又是百亿财团总裁,身价几十亿,但却有着无法弥补的愧疚,好在老天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世,他要不留遗憾!...

万相之王

万相之王

天地间,有万相。而我李洛,终将成为这万相之王。继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大主宰元尊之后,天蚕土豆又一部玄幻力作。...

烂柯棋缘

烂柯棋缘

烂柯旁棋局落叶,老树间对弈无人  兴所致天元一子,再回首山海苍茫    一觉醒来,计缘成了一个破旧山神庙中的半瞎乞丐。  实力不够嘴炮来凑,真人一柄剑,神棍一张嘴,就是计缘在这个可怕的世界安身立足的根本。...

玄浑道章

玄浑道章

在世界经历了六个纪元后,天夏降临了玄浑道章书友群762873632玄浑道章造化之界526275426...

大刁民

大刁民

一个武力值彪悍的大哥李弓角如虎南下,一个大智近妖的二哥李徽猷似隼北上,唯困于昆仑读了二十年等身书的大刁民持才入仕,开始了他不一般的人生,纵身仕途,居然一步一步揭开了三兄弟非同一般的身世之迷书友群210967935,欢迎所有羽毛党加入催稿。...

唐浅闫筝

唐浅闫筝

唐浅明知道闫筝心有白月光,并不爱她,却还是绞尽脑汁,当上了闫太太。如果爱情是枷锁,那她挣脱不了闫筝,就像他挣脱不了他的白月光一样。九年的时间,再深的执念也该淡了,于是,她主动提出了分开。唐浅以为离婚后两个人互相安好,谁成想,某人对她产生了近乎病态的占有欲。...